超越医疗机器

我们被告知,医疗机构、制药行业和整个医疗保健行业在保护我们。作为孩子,我们从一开始就被告知医药行业一直为了我们好。有许多理由让我们这么认为,学校的护士在我们擦伤的膝盖上贴上绷带。扭伤了脚踝,儿科医生给我们做处理,递给我们拐杖。随着我们的成长,我们家人经历艰难时期并在医院接受治疗,包括可能挽救生命的手术。朋友出了车祸,因为急诊室抢救而幸免于难。我们被告知医学方面的巨大技术进步,并看到报纸和其他媒体上的新闻。因此我们相信整个医学都是为了我们的最大利益,我们从中获得安全感。文章源自安疗网https://www.anliao.life/安疗网-https://www.anliao.life/16605.html

我们在大学里被教导科学是统治的王者,科学有所有的答案。我们每天都被教导科学有明智和合理的答案,然而有数以千计的例子表明,医学专业人员在医学院学习的东西实际上只是封面故事,只是重复告诉其他人的封面故事。例如他们会说,带状疱疹病毒和水痘病毒本质上是一回事,这并不正确。这是两种不同的病毒。文章源自安疗网https://www.anliao.life/安疗网-https://www.anliao.life/16605.html

当我们只是停留在表面,我们无法从医学研究中得到直接的答案或合理的事实。然而在我们生命成长的每一天,我们都被教导说,科学所提供的一切都是无可争议和合法的。我们很容易相信这一点。

你摔断了腿,医生帮你上石膏,你带着石膏离开医院。这种看得见的帮助是医疗行业的封面故事。这是医疗机器的欺骗,即做对一件事,但做错了一百件事。我们仍然被教导要相信医学研究以及医疗系统是安全的避难所,这个系统不会做错事。我们被告知,医疗系统在照顾我们的孩子、婴儿和孕妇。

一.有毒重金属的真相

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公共医疗行业将足够先进,可以了解我们大脑中有毒重金属的严重性和复杂性。过去几十年的分享使得关于有毒重金属如何导致多种病症的信息在替代医学界逐步为人知,但他们仍然不了解重金属的合金方面,他们甚至不知道大脑中有毒重金属合金的影响和如何作用。

医疗机器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医学官僚机构。无数亿美元用于科学研究,却无法适用于患有慢性脑部炎症导致神经疲劳和四肢虚弱的儿童,无法适用于源于大脑问题的胃肠道疾病而使用喂食管的人,无法适用于每天经历脑雾、躁郁症或自闭症患者的现实生活。医学研究正在将巨量资金用于医疗官僚机构。与此同时,没有资金被用于寻找上百种慢性病症的真相。医疗机器完全忽略了导致慢性病症最明显且最深刻的发现 - 我们大脑中的有毒重金属。

为什么他们不知道有毒重金属?怎么可能呢?他们会不会知道但只是回避说起有毒重金属?或者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发现,或尚且还没有偶然发现有毒重金属?是否是因为行业缺乏资金、方向或目的吗?

我们拥有如此多的杰出科学家、专业的实验室技术人员、医学领域的天才,为什么没有人意识到少量重金属同样会造成问题?为什么没有意识到有毒重金属可能是导致慢性疾病的原因?我们为什么在慢性疾病方面完全忽略了时刻接触的重金属。难道医药行业是零或一?只了解大量铅中毒或汞中毒,而不了解长期接触导致的重金属中毒?为什么所有杰出的医学领域人才和数万亿美元投入医疗行业以发现疾病原因的研究,却没有人发现药物、传统居家清洁剂、和各种合成化学物中的重金属是导致精神疾病和慢性疾病的原因?相反,现在认知是,要么大量有毒重金属会导致问题,如铅或汞中毒,要么有毒重金属不可能是导致慢性疾病痛苦背后的问题。

没有人知道除了我们所知的公共医疗行业外,实际上还存在一个机密医疗行业,机密医疗行业是一个秘密的医疗实体,公共医疗行业的医生和医疗社区对此并不知情。机密医疗行业想要让公共医疗行业(所有人都知道的医疗机构)专家在蒙在黑暗中,让慢性疾病患者蒙在鼓里,使我们远离事情的真相,以及为什么。

机密医疗行业的目的是让我们与大脑脱节。我们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被洗脑的历史时期。机密医疗行业希望我们与大脑内部正在发生的现实情况脱节。如果我们能知道大脑中有问题,就意味着更接近化工和医疗等行业不法行为的真相。

我们所知道的医疗行业,即面向公众、众所周知的医疗行业对重金属导致的问题是不了解的。为什么?因为机密医疗行业一直知道有毒重金属会导致症状、疾病和痛苦,而他们并不想让公共医疗行业知晓微量无法检测到的有毒重金属逐步累积会导致大问题。与此同时,机密医疗行业知道有毒重金属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中。这是机密医疗行业目的的一部分。机密医疗行业依靠有毒重金属来创造和维持一种精神控制形式。我们大脑中的金属越多,对社会的精神控制就越多,从疾病中赚到的钱就越多。

当涉及许多医疗处理中使用的高水平有毒重金属时,机密医疗行业会给公共医疗行业洗脑。公共医疗行业知道给婴儿、儿童和成人(包括孕妇)的某些医疗处理中,汞和铝的含量极高。然而,公共医疗行业对某些药物中的高含量汞和铝视而不见,同时向公众提供这些治疗的部分原因是因为公共医疗行业一直不知道这些医疗治疗中有毒重金属的含量有多高。这些医疗处理受到合约的保护,用于保护生产某些药品并将其给予公共医疗行业使用的机密医疗行业。

这种合约让公共医疗行业对这些医疗处理中使用的汞和铝保持沉默。这种安排是机密医疗行业和公共医疗行业之间的链接,以允许机密医疗行业和公众医疗行业以隐蔽的方式相互合作。除此以外,机密医疗行业和公共医疗行业是两个相互隔绝的不同世界。

同时,我们的大脑和身体中仍然存在大量有毒重金属的问题,而公共医疗行业却没有意识到和接受这个问题。公共医疗行业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某些领域不得不服从机密医疗行业。公共医疗行业的医生可以在整个职业生涯中都不知道有一个机密医疗行业控制并影响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一切是机密医疗行业的目的,不希望公共医疗行业知道背后的真相,因为有毒重金属大量进入人体会引起神经系统症状,这意味着我们需要查看各个层面所有的有毒重金属,以及它们引起的神经系统症状,从焦虑、脑雾、帕金森症,到渐冻人症(肌萎缩侧索硬化症),从抑郁症、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自闭症到躁郁症,从神经性莱姆病、记忆丧失到阿尔茨海默氏症和痴呆症等。

实际上机密医疗行业在一定程度上确实知道重金属可以存在于大脑中,并引起问题,他们在回避这个问题。公共医疗行业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除非医学界人士接触到几十年来关于在大脑和器官内累积的各种有毒重金属会导致许多慢性症状的信息分享。开始逐步出现对重金属的关注,但并不了解重金属如何进入人体,为什么会进入人体,到底是什么样的重金属和它们存在于体内哪里。

机密医疗行业希望避免这些信息泄露的一个原因是,我们大脑中有毒重金属的很大一部分首先来自医疗行业本身。这是我们体内汞、铝和有毒铜的主要来源之一。所以当然他们希望回避这个话题,未来多年这个话题依然会继续被避免。另一个机密医疗行业不希望人们了解重金属的原因是,为了去除大脑中有毒重金属,医疗行业并没有解决方案,因此我们会转向其他替代方案。

即使假设医疗机器决定认真对待有毒重金属,让全球几十亿人有机会疗愈,也会因为没有方案而被卡住。因为没有药物可以去除如此微观却毒性如此之高的重金属。实际上药物和医疗治疗都含有毒重金属。这个难题将迫使医疗机器转向自然疗法,因为只有完全自然的疗法才能真正有效解决这个问题。一旦医疗行业转向自然疗法,甚至采用自然方法,这个纸牌屋会轰然倒塌,因为这不再被认为是科学的。即使把所有科学都应用到替代疗法中,虽然可能会得到某些自然疗法界权威的尊重,但对于传统医学来说,会认为替代疗法是庸医。更何况,如果医疗行业发现并承认真相,有毒重金属对婴儿、儿童和成人造成的伤害,甚至导致孕妇流产,谁将对这一切负责?他们将如何能够提供赔偿?

我们从小就被告知医疗行业是为了我们的最大利益而运作的。作为一个社会,我们被教导要相信医学总是有解决方案,这在生活的某些领域是正确的。事实是,医疗行业为最大化自己利益而运作。许多医生不知道他们在双手被绑住的情况下,在富有同情心地为我们的最大利益而工作。医疗行业让医生对他们的病人出了什么问题一无所知,因此无法为为我们提供解决方案。当医生真正跳出这一切框架找到问题时,医疗行业并不想看见医生的发现时,医生会陷入困境(有时是悲剧性的,威胁到他们的生命和他们家庭幸福)。

如果公共医疗行业要深入研究重金属对身心健康的影响,假设在此过程中没有已经被机密医疗行业阻碍制止,他们会发现有毒重金属在大脑组织(神经胶质细胞和神经元)中的沉积,即使是最微小的形式,都会即刻阻碍大脑电子活动即刻。技术人员会将其称为电力在被吸收。

如果在科技界,会有疑难解答人员来解开谜团。在公共医疗领域,没有人知道1. 哪些金属会降低大脑活动;2.金属在大脑中的位置;3. 如何解决金属抑制大脑电流问题,或4. 一开始就能知道问题在哪里。如果公共医疗行业更认真地对待有毒重金属,那么医学研究至少会开始构建医疗工具以检测大脑内的有毒重金属。他们将发明一种先进的扫描设备,用于搜索我们大脑内电场被削弱所在位置,以及由可能阻碍大脑电活动的有毒重金属引起的小阻塞。他们会设计医疗工具来识别有毒重金属的种类和数量。有毒重金属会从通过我们大脑的每一个想法和行动的电脉冲中汲取能量,而没有人知道这一点。公共的传统和替代医学对此完全不了解。

二.基因研究的真相

所有这一切意味着医疗行业几乎不可能承认我们大脑中存在有毒重金属,以及它们会导致的病症。取而代之的是,这一切都会被当作遗传,或他们会找到其他的替罪羊。无数资金被用于基因科学,不是为了提供关于我们为什么生病的答案,并帮助我们疗愈,而是学习如何克隆或破坏我们的基因,即使在基因行业工作的人也不知道这是真正的目的。

 

在基因医学的世界里存在很大的黑暗。上亿美元被用于基因研究,我们以为遗传学研究的目的是解决我们的问题并尝试帮助人们疗愈疾病。情况恰恰相反。 机密医疗行业故意利用基因研究来寻找使我们的生活和健康状况恶化的方法,为了能够获利。即使在公共医疗行业中研究基因的人有最纯净的意图,他们的工作也是被利用的,与他们的意图背道而驰。基因研究不是为了帮助人、解锁我们的基因和改善我们的生活。尽管机密医疗行业尚未实现该目的,但基因研究归根结底是渴望利用基因找到控制人性和人类的方法。例如,任何问题,诸如上瘾等被归咎于基因 ,那就不用进一步寻找答案,机密医疗行业也不会有被曝光的风险。

基因研究的无数金钱应该用于研究我们大脑中的有毒重金属,如何努力疗愈或逆转疾病,以及如何从药物和药物治疗中去除重金属。

三.病毒的真相

机密医疗行业知道病毒会吃东西。他们喂养病毒、培育病毒、增殖病毒和改变病毒,并且时不时地有病毒逃离实验室。从1918 年西班牙流感被释放以来,这就是机密医疗行业 100 多年来一直在做的事情。机密医疗行业对病毒的了解比公共医疗行业要多得多。机密医疗行业让病毒走出了大门。公共医疗行业知识偶然发现了某些种类的病毒。

 

这是因为病毒最初是机密医疗行业在实验室中用蛋培养出来的。 病毒喜欢汞是因为最初汞在实验室被用来保存病毒。在机密医疗行业的实验室中研究和培养病毒时,使用的是基于汞的防腐剂溶液保持病毒活力,并悬浮其中。病毒学会了适应汞,并将作为食物。

 

现在的公共医疗行业并不了解病毒需要进食。机密医疗行业知道,因为机密医疗行业在实验室中喂养和繁殖病毒,他们给予病毒的首选食物是生鸡蛋、铁和汞,使其存活的其他食物是麸质、乳制品和转基因医用级玉米。

 

实际上病毒是活着的单一细胞,而且会进食,虽然可能因为变异而变成多细胞微生物。实际上对这些单一活微生物最精准的描述是病毒细胞。

 

机密医学领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这一点,因为它最不想看见人们了解进入我们大脑的毒素。这将暴露机密医疗行业的罪行、失职和目的,甚至可能是背后操纵这一切的巫师。

 

例如现在不为人知的大脑炎症是许多人挣扎的原因,而公共医学专家(包括替代医学和传统医学)试图解释炎症时,认为谷物、麸质、凝集素、茄科植物、加工食品、乳制品、环境污染、压力、阳光、糖和碳水化合物是炎症性的。但有趣的是,酒精和咖啡因却没有被列入。即使之后发展出理论认为这些是触发因素,迫使身体攻击自己并发炎。 或进一步认为病毒是触发因素,使得免疫系统攻击自身。这一切都只是猜测,除非他们真正了解病原体究竟如何导致炎症的真实答案,否则所有这一切只是理论,一大堆支离破碎、混乱、时髦、被误解的拼图碎片,缺乏重要的细节。

 

如果真的承认人们有大脑炎症,可能发展的方向不会有利于患者,而是支持制药行业的发展。我们不应该知道是病毒引起了症状,除非是一种有目的被宣传的病毒。导致慢性疼痛和慢性疾病流行的疱疹病毒是机密医疗行业在过去一百年来以绝密方式释放到我们环境中的原始病毒。尽管其中一些病毒已被公共医学研究发现,但这些病毒并不被视为是导致神经系统症状和大脑炎症的问题或原因。病毒背后的本质实际上是生物战。

 

公共医学行业的问题在于病毒学非常缺乏资金支持。即使有人想找寻真相,也没法进行,缺乏资金研究导致了许多理论,没有人能仔细深入研究病毒,很少有医生或科学家能获得批准授权,通常结果也不具结论性。所以公共医学领域停留在病毒到底是死去的RNA株和蛋白质,还是它们是活着的争论中。许多专家认为除非是流感菌株,病毒才是活的。但因为这场公共医学界的争论,一切依然没有结论。

 

这一切就像天文学家,晚上睡觉时会梦想着用望远镜在星星后面会发现什么。作为病毒学家,晚上睡觉时梦想着有一天可能会获得资金,并真正了解病毒。与此同时病毒学家会忙于自己的职业生涯,参加会议和医学会议,阅读其他同行的理论论文,听着某人得到了短暂的资助,在会议舞台上谈论他们的理论,和他们认为发现了什么。然而没有人真正获得研究病毒所需的资金、支持和授权。这就是公共医疗行业的严峻现实。

 

四.真相的力量

 

医学研究和科学,只要正确引导和监管,都可以为人类服务。但当被滥用而不是为了公众安全,而是为了贪婪和险恶原因而被滥用时,这可能摧毁人类,而且很可能会如此。我们已经目睹了过去 100 年来世界上发生的事情,当人类制造的病毒离开了实验室并进入了人群后所发生的的事情,医学研究并没有为人类的福祉而工作。

 

公共医疗行业(替代医学和传统医学)永远处于流沙之中。如果试图找到或揭露真相,只会越陷越深,因为揭露真相意味着揭露机密医疗行业让我们远离真相的所有原因。因此公共医疗行业陷入了困境:知名医学领域工作的人几乎没有意识到,医疗行业会因为揭露真相而失去所有的可信度,这意味着必须放弃已经获得的所有基础。所有数十亿美元的研究和所有机密医疗行业的遮掩都将因为真相得到揭示而被揭开面纱。医疗机构也不会因为揭示有关病毒的真相而成为英雄。这意味着揭示真相将削弱公共医疗行业。公共医疗行业保持英雄地位的唯一方法是继续以误导性的统计数据、研究、数字、百分比、原因和借口的形式向我们提供非真相。

 

因为公共医疗行业还不了解真相,但如果健康从业者了解真相,就可以摆脱流沙陷阱,帮助病人。 同样只有真相可以帮助因症状和病症挣扎的人。了解引起疾病的原因是疗愈的一半,剩下的一半是知道要做什么

新手指南

网站声明:

本网站致力于转载分享安东尼·威廉关于
疾病和疗愈的各方面信息,以及安友们的实践分享记录。网站内容仅供信息分享,不作为临床医疗指导,不用于任何诊断指导或治疗依据。这些信息不是为了用作病患教育,也不建立任何患者与医生的关系,请读者理性阅读理解参考,本网站及负责人不承担任何相关法律责任。急症请及时就医! ~ ~愿大家健康快乐平安哈!

weinxin
我的微信
安东尼威廉净化法资料库
蜂鸟健康微信公众号打造
 

发表评论